进入当下

觉醒开悟进入当下已关闭评论381阅读模式

随著无时间性的向度(dimension)而来的,是一份截然不同的知晓,这份知晓不会扼杀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中的灵性,不会摧毁生命的神圣与神秘,反而对众生都有一份深沉的爱和敬意。但心智对这份知晓浑然不觉。

学会破除那个否定和抗拒当下时刻的旧模式。当注意力不需要放在过去和未来时,练习将它收回来。在每日生活之中,尽可能跨出时间的向度。

如果你觉得直接进入当下很困难,可以先去观察心智习惯逃离当下的倾向。你会观察到,心智通常把未来想象成比当下更好或更差。如果那个想象中的未来是更好的,它会带给你希望或愉悦的期待;如果更差,则创造了焦虑。但这两者都是幻相。

经由自我观察,更多的临在就会自动注入你的生命之中。当你发现自己没有临在的那一刻,你就临在了。只要能够观察心智,就不会陷入其中,另外一个不属于心智的元素就会翩然来到,那就是:观察者的临在。

以心智的观察者临在——观察你的思想、情绪,以及你在不同状况下的反应。你对自己的反应,至少要像你对激起你反应的情境或人那样关注。

同时要觉察到,你的注意力有多常停驻在过去或未来。然后,不要批判或分析你观察到的,就只是看著你的思想、感受你的情绪、观察你的反应,而不要把它们变成个人问题。这样一来,你就会感受到比你观察到的那些更强而有力的某种东西——那个在你心智内容之后,宁静的观察者临在(静默的观察者)。

当某些特定状况触动了比较强烈的情绪负荷时,高度的临在是非常必要的。特定的状况可能是:当你的自我形象受到威胁、生活中出现了一个触发你恐惧的挑战、事情出了差错,或是过去某个情结被挑起了。在这些状况中,你会倾向变成“无意识”,然后反应或情绪会接管你——你变成了它。你会把反应或情绪表现出来,你会辩护、控诉、攻击、防卫……但它并不是你,而只是一个反应模式,是处于惯性求生状态中的心智。

与心智认同就赋予它更多能量,观察心智则可以将能量收回来;认同心智会创造更多时间,观察心智则会开启无时间性的向度,而从心智当中收回的能量就会转化为临在。一旦你能感受到临在究竟是什么,就能在实际生活上不需要时间的时候,轻易地选择从时间的向度中跨出来,而更深地进入当下

当你为了实际用途而需要用到时间(过去或未来)时,这么做并不会妨碍你运用它们的能力。它也不会减弱你使用心智的能力,事实上,这个能力还因此变强了。当你真的在使用心智时,它会更加清晰、更加聚焦。

开悟的人关注的焦点始终是当下,时间对他们来说是在“外围”,就像我们的眼睛聚焦在一件物体上的时候,还能看到周边的景物。换句话说,他们继续使用钟表时间,但能从心理时间当中解脱出来。

放下心理上的时间

学著在生活的实际面使用时间(我们可以称之为“钟表时间”),但当这个实际需求被满足之后,立即要回到当下时刻的觉知中。这样一来,就不会有心理时间的累积。所谓心理时间,就是经由认同过去,以及强迫性地持续投射到未来所产生的。

如果你设定一个目标,并且努力向它迈进,就是在使用钟表时间。你知道要往哪里去,但尊重自己在当下采取的那一步,并且全神贯注在其中。如果你变得过度关注目标——也许是因为你在其中寻找快乐、成就或更加完整的自我感——那么当下就不再受到尊重,而被贬低为一个进入未来的踏脚石,本身不具价值。钟表时间因而被转换为心理时间,你生命的旅程就不再是一个奇妙的探险,而只是一个为了到达某处、得到某物、达成某事的强迫性需求。你无法再欣赏路旁的花朵或闻到花香,也无法察觉生命中的美好和奇迹。这些生命中的美好和奇迹,是随著你临在于当下而在你周围展开的。

你是否总在试著要到达某处,而不是安住在你所在之处?你的所作所为大多是为了达到目标的手段吗?你的成就、满足感是否永远在转角处等待,或者仅限于短暂的欢愉,例如性爱、食物、酒精、药物,或是激动和狂喜?你是否总把注意力放在成为、达到、获得,或是追逐新的刺激或享受?你是否相信如果你获得更多,就会变得更圆满,才会觉得够了,或是心理上才能感觉完整?你是否在等待一个男人或女人为你的生命带来意义?

对于与心智认同或未开悟的普通意识状态来说,蕴含于当下的无限创造潜能和力量完全被心理时间遮蔽。因此,你的生命不再有活力、不再生机勃勃,也失去了神奇感。思想、情绪、行为、反应和欲望的老旧模式就不断重复地演出你的心理剧本,这给你某种身份认同,却完全扭曲或遮盖了当下的实相。而因为未来可被视为逃离当下的手段,所以心智为了逃离令人不满的当下,就会对未来产生迷恋。

而被你视为未来的,其实是你当下意识状态本质的一部分。如果你的心智背负著过去的沉重负担,那么你未来也会背负更重的担子,因为过去会透过临在的缺席而永续存活。能够塑造未来的是你此刻意识的质量,而未来,当然只能以当下的形式被经验。

如果未来是由你在当下的意识质量决定,那么决定你意识质量的又是什么呢?就是你临在的程度。所以,唯一能让真正的改变发生,并让过去瓦解的地方,就是当下。

你也许觉得,要承认是时间让你受苦或造成你的问题,可能有点困难。你认为你的痛苦和问题是你生命中某些特定的情境造成的,而从一般人的角度来看,这也是真的。但是除非你从制造问题的本源,也就是功能失调的心智著手(这里指的是心智对过去和未来的执著,以及对当下的否定),否则所有问题实际上是互相轮换的,转来转去都是一样的肇因。

如果你所有的问题,或是被你视为痛苦或不幸的肇因都在今天奇迹般地消失了,但是你并没有变得更临在、更有意识,那么,你很快会发现自己又陷入一连串相同的问题或痛苦的肇因之中,它们如影随形地跟著你。因为问题终究只有一个:被时间局限的心智本身。

时间当中不会有救赎,你无法在未来获得解脱。

临在才是解脱的关键。所以,你只能在当下获得自由。

在生命情境之下找到你的生命

你所谓的生命,正确地说,应该叫做“生命情境”。它是心理时间——过去和未来。有些过去的事情没有按照你期望的方式呈现,你还在抗拒这些过去发生的事,然后你现在又在抗拒当下的本然(what is)。让你继续前进的动力是希望,但是希望也让你把焦点放在未来,而持续聚焦未来会让你不断地否认当下,也因此让你的不幸一直延续下去。

所以要暂且忘却你的生命情境,把焦点放在生命上面。

你的生命情境存在时间之中,生命则是当下。

你的生命情境与心智有关,生命则是真相。

找出“引导我们走向生命的窄门”,它的名字叫当下。把你的生命缩小为眼前这一刻。你的生命情境也许充满问题——大部分的生命情境都是如此——但是找找看你在当下时刻有没有任何问题。不是明天或十分钟以后,而是现在。你在这一刻有任何问题吗?

当你充满问题的时候,就没有空间让新的事物进来,也没有解决问题的空间了。所以只要你能力所及,就腾出、创造一些空间,这样你就可以在生命情境之下找到你的生命。

你可以充分使用你的感官觉受。留意此时此地,环顾四周,光看就好,不要阐释。看著光线、形状、颜色、质地,觉察到每一件事物寂静的临在,觉察到那个让所有事物得以存在的空间。

倾听周遭的声响,但不要批判,而是去聆听声音之下的那份宁静。

触摸某样东西——任何东西——然后感觉并认出它的本体。

观察你呼吸的韵律,感受气息的进出,体会你身体内在的生命能量。允许所有事物如实存在,无论是内在或外在的。允许所有事物的“如是”(isness),然后深深地进入当下

此刻,你正把心智建构的、受制于时间的死寂世界抛诸脑后。你逃离了那个耗损你生命能量的病态心智,这个心智也逐渐地在毒化、摧毁地球。你从时间的大梦中苏醒,进入了临在。

所有的问题都是心智的幻相

把注意力放在当下,然后告诉我,在这一刻,你有什么问题。

你没有回答我,显然此刻你是没有问题的。当你全神贯注于当下,是不可能有问题的。如果一个情境发生了,你不是去处理它,就是去接纳它。何必把它变成一个问题呢?

心智无意识地喜爱问题,因为问题会赋予你某种身份认同。这很常见,但也是病态。“问题”意味著你在心理上留驻在一个情境之中,并不真的想要,或是不认为有可能采取及时的行动,同时你是无意识地让问题成为你自我感的一部分。你被你的生命情境完全征服,以至于失去了生命感、本体感。还有一种情形就是,你脑子里背负了一百件你未来要做或可能会做的事,形成沉重的负担,却不把焦点放在一件你现在可以做的事情上面。

当你创造问题时,也创造了痛苦。这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选择,一个简单的决定: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不会再为自己创造更多痛苦,也不会再制造更多问题。

虽然这是个简单的选择,但也非常激进。除非你厌倦痛苦,受够了,否则不会如此选择。而除非你能取用当下的力量,否则也无法坚持下去。如果你不再为自己制造痛苦,就不会再为他人创造痛苦,然后也不会再以制造问题而产生的负面性来污染我们美丽的地球、你的内在空间,还有人类的集体心灵。

假设有个需要你在当下处理的情境发生了,如果你采取的行动是从当下时刻的觉知中升起的,那它将会清晰而准确,而且极可能很有效。这个行动不会是从你心智过去受到的制约而来的反应,而是一个针对当下情境而起的直觉回应。在其他的情况中,当受时间局限的心智开始反应时,你会发现如果什么都不做,而只是在当下归于自己的中心,反而会更有效。

本体的喜悦

你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标准,来衡量自己是否又受到心理时间的掌控了,这也可以当做警惕。

问你自己:“我正在做的事情是否让我感觉喜悦、安逸和轻松呢?”如果不是,那就表示当下时刻被时间遮盖了,生命因此被视为负累或挣扎。

如果你正在做的事情无法让你感到喜悦、安逸和轻松,并不意味你必须改变你所做的事,改变做事的方法可能就够了。做事的方法(how)永远比你做的事(what)来得重要。看看自己能否将更多注意力放在“做事”本身,而不是放在你想要透过做事而获致的结果上面。无论当下呈现出来的是什么,都全神贯注在其中。这意味著你也要完全接纳事物的本然,因为你不可能全力关注一件事,同时又抗拒它。

只要你尊重当下时刻,所有的不快乐和挣扎就消融了,生命会开始流露出喜悦和安逸。当你的行动是出于当下时刻的觉知时,无论你做什么,都会带有质量,以及关怀与爱的感觉——即使是最简单的行动。

不要关切你行动的果实,而是关注行动本身。瓜熟自然落地,行动的结果也自然会在最佳时刻呈现。这是一个强而有力的灵性修持。

而当你不再强迫性地偏离当下,本体的喜悦就会流入你所做的每件事情当中。当你的注意力转向当下,你会感受到那份临在,那份定静,那份平安。你不再仰赖未来提供你成就和满足——你不会在未来之中寻找救赎。因此,你就不会执著于结果。无论失败或成功,都没有力量改变你本体的内在状态。你在生命情境之下找到了生命。

在心理时间缺席的状况下,你的自我感会从本体衍生出来,而不是来自你个人的过去。因此,想改变自己现况的这种心理需求也不存在了。就俗世来说,在生命情境的层次,你是可以变得更加地富有、学识丰富、成功、自由自在,但是在更深的本体向度中,你在当下就已经是完整且圆满的。

意识的无时间状态

当你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如此临在,都能感觉到生命的律动,同时当你能够时时刻刻都感觉生命是本体的喜悦时,那你可以说是从时间当中解脱了。从时间当中解脱意味著不再有从过去汲取身份认同,以及在未来寻找圆满成就的心理需求。它代表你能想象得到、最深远的意识转化。

当你初次瞥见意识的无时间状态时,你会开始在时间和临在的向度之间来回摆荡。首先,你会觉知到你的注意力真正放在当下的时候并不多,但光是知道你没有临在就是一个很大的成功了,因为这份知晓就是临在——即使它起初只会维持几秒钟的钟表时间,随即又消失。

然后,随著次数增加,你会选择让你意识的焦点维持在当下,而不是在过去或未来。当你觉察到你又失去当下的时候,这次你就能够停留在那里,不仅仅是几秒钟,而是更长的时间——从钟表时间的外在观点来看。

所以,在你能够稳定地在临在状态中安住下来之前——也就是说,在你能够全然地有意识之前——你会有一阵子在意识与无意识之间、临在状态与心智认同状态之间来来回回转换。你会一次又一次地失去当下,然后又转回去。最终,临在会成为你主要的状态。

weinxin
我的微信
微信在线咨询
微信扫一扫立即咨询!和老师一对一交流,一起探索,聚焦问题解决,制定专属的解决方案!
 
  • 本文由 mufeng.icu 发表于 2024年7月9日 04:52:12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mufeng.icu/30497.html